2009年6月23日星期二

文明病—电脑的反击

前些天,办公室的电脑坏了,送修去。

我这才发现,没有电脑的办公室原来是一所可怕的监狱。不能办公,不能上网,不能听歌,无所事事。周身不自在,却又骚不着痒处在哪。坐不是,行也不是,跳?更加不是;打开窗户望出外面,楼高数层的下面街市,也没有能令俺精神抖擞起来的事发生。唉,无聊啊!

是电脑在向我报复吗?可我早已宽恕了它呀!

我从前干过的行业,是依靠手工骗吃,能达到手灵指巧的地步,薪水肯定会看涨。然而,自从被电脑插队抢了饭碗后,手工变成了贵、慢、不精细的代名词,渐被社会淘汰。那时候,还真不知道应该怪自己出世太早,还是太迟?看来还是怪电脑的出现比较好。所以,曾有一段时期,我特恨电脑,对其向我抛眉挤眼的无耻动作不屑一顾。

电脑抢了我的工作后,我也只好转换行业以避其锋。

我这才发现,几乎所有的行业,都与电脑攀上关系,有的深交,有的浅交;总之,不论深浅交,都不能没有跟电脑结把交的,好恶心的众生嘴脸呀。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所谓大势所趋,所谓潮流时兴,所谓大时代来临,说的另一层意思其实就是——你必须要妥协。

就妥协吧,我也来学电脑——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还是Win 95 OS,接着使用过Win 98、Win 2000、Win XP到今天的Vista,Win 7据说也即将临盆了。我现在突然又觉得,自己其实还是有赶上这趟科技列车的,付出的妥协代价也不是太大,所以就不再这么恨电脑了。

我这才发现,一件物品养成了长久使用的习惯以后,突然失去时,那犹如撕皮剥筋、虎噬蟒缠的感觉,太可怕了!我怎么会陷得那样深?几乎就是为它而活?太可恶了!原来恨消了爱就来啊?请容我给自己安慰安慰,以抚平激动的心:其实,很多人今天也同样不能离开电脑生活的,看看电脑城里行动电脑的销售量如此红火,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一些心灵已与电脑紧密结合着的年轻俏姐帅哥们,家里有几部电脑,出外时还要手携一部全城最贵的行动电脑;其实也不是在做什么大买卖,只是与朋友约了在YOYO Café或FrenZ Café里打情骂俏罢了,这也要使用到电脑,当真一刻都不能离身呐。

有位只小我两岁的朋友,因工作性质的特殊性,还真的不必与电脑打交道喔;但是,因为‘赶潮流’的心理需要,加上‘钱包’充裕臃肿,于是在半年前也学人买了部行动电脑来‘玩’。大家有空闲时,他常来找我教其电脑的基本操作。可是,由于他总喜欢用来看电影或玩游戏,多过其它方面的应用;半年下来,教了又忘,心不专,以致其他方面仍在原地踏步,毫无进展。这是心态的问题,我可帮不到他了。

我这才发现,现代人不容易成佛。花花世界,无穷诱惑,人心肉做,焉能无动于衷?这也正好说明了我们凡胎俗骨的本性,追求的必然是凡间俗气的东西。不过,说电脑是多余的吧,也不尽然,至少人类今天大部分的生活素质得以改善,还是获益于电脑的呀。

过去物质贫瘠的年代,诱惑并不多,尚且不能让人成仙成佛,况今科技当道的直观主义年代乎?我其实也只想做个平平实实的凡夫俗子就好,只求电脑给我听听话话受我指使就好,其它的就留给佛祖与耶稣去烦恼吧。

1 条评论:

  1. 習惯成於自然.现在的日子没有了它,是特别难过呀!真的.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