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日星期四

索贿的佳节


我并非有意要贬低穆斯林神圣的斋戒月,但是我无法不将其与斋戒月连贯并想。

午休的时间,我与一位同事相约一起外出享用午餐。同事上车后,我便启动引擎向某餐厅驶去。走了不远,看见前方出现了堵车现象,还以为出车祸了,及近时,才晓得是警察设的检查路障。

我们看到路旁停着一辆警车,路上并没有置放临检的告示牌,却有三个警察在检查路过的每一辆车,看看路税有没过期,看看司机与乘客有没扣安全带,看看车牌有没掉了字,看看车胎有没花纹。

看看,看看。看看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想抓到你的违规事实,然后要你识相的给点kopi-o过开斋!

这些平时并不勤于设路障检查的家伙,自上个月封斋以来,几乎每天都可看到他们殷勤执法,四处设路障阻碍交通,难道说警察只在斋戒月才要求公众开车守法?平常日子都不需要吗?

就像华人过春节般,友族过开斋也需要一笔很大的开销,尤其是在物价相比从前又翻了几翻的今天,钱越来越缩水了;尽管政府会发花红给公务员,但是,多赚一些钱又可以买多一些应节之物呀,能过个比去年更丰盛的开斋不好吗?警务人员为钱包增肥的办法,当然就是利用职业之便,行索贿之机了!

对此,我那位同事深有体验,每年的斋戒月里开车,他都难免要付出kopi-o。当然了,这代表他的车子很有问题,提供了机会让这些公然索贿者来逮的。瞧瞧我,没有任何违规的借口被他们逮,想不乖乖放行我也难啊!

吃过午餐,我与同事回去会所,经过对面设路障的路段时,对此情况经验丰富的同事说:“在前面的公车站一定会有个警察坐在那边的。”我不信。

当我们快靠近那公车站时,果然隐约看到有一个人坐在那里。不过,因为距离还很远,尽管我并没有近视的问题,并不代表我就可以在这种距离看得清楚。

“哪,哪,你看是不是?!”当车子经过那公车站时,同事兴奋的叫起来,因为他说得一点也没错。我们看到在公车站里有个皮肤黝黑的友族坐着,脸上戴了一副太阳眼睛,面向来车注视着。他上身穿一件极普通的花格子衬衫,但是,那有一条滚边黄带的黑色长裤,却出卖了他的警察身份。

原来这家伙在公车站默默的窥看来车,当他发现哪辆车的司机或乘客没有拉安全带,或路税过期了,又或开车讲电话,他便用衣领下藏着的对讲机通知在前方设路障检查的同僚,例如某某车牌或颜色的车子违反某交通规则。这样,当这倒霉的车主到达前面的路障时,就会立刻被拦截下来,要无奈的奉上过路钱才可甩掉瘟神了!

虽然有人说,以付给他们kopi-o来交换他们不开罚单,只会宠坏他们,让他们食髓知味的继续干这种公然索贿的行为,此风不可长!然而,有多少人能合心,愿意一起拒绝付给他们kopi-o呢?例如没拉安全带的正常罚单缴付的款项是300元,如果只付给这些“找钱过开斋者”50100元,便能免除多缴200元,不是更好吗?谁不愿意?

因此,个人相信,这种公然索贿之风在我国肯定会继续的滋长!借用中国远华走私集团老板——即今天已经落难变成阶下囚的赖昌星之名言改一改:【我不怕警察,只怕警察不贪!】(赖某原话:我不怕干部,只怕干部没爱好)

4 条评论:

  1. 回复
    1. 同感!烂政权出烂公务员!

      删除
  2. 回复
    1. 七月十五快到咯!烧点香烛给他们,免得出来作怪。。。。。。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