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7日星期二

后山的晨景


记得那是一个周日的清晨,我起了个大早,随便洗刷过,没吃早餐,就往心田一个角落里居住了良久的“好奇之门”敲敲。

这是我童年山居屋后的一座小山。说它小,是因为比较其它的山峦,它的确不大;其实它也不小的——相对渺小的我而言。

小山的树木只长至半山腰处,一排排井然有序,是由地主种植的橡胶树。往上看,极目所见都是一些长长的、尖尖的蒿草,疯长在直透山顶的斜坡,滚圆的露珠儿粘在扁叶上。一片青意盎然似盖上毛毯,又如天空中突兀冒起的毛茸茸座顶。

半山白茫茫的晨雾氤氲,四处渲染弥漫,全身被一股冰凉的寒意包裹着。我早有准备,加穿了一件长袖衣,并不畏惧这寒,觉得它反而令我更加有精神了。

爬呀爬的,经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努力,越过一丛又一丛的蒿草,终于来到小山的顶端。我欲打开的“好奇之门”,就是这座小山的后面。在这之前,我一直为了想知道后面有什么而烦,在这之后,总算是揭开了这个好奇的谜团。

原来山后是个谷形地带,不深,住有两户相距约10米之遥的人家,看那建筑的形式,应该是属于原住民无疑。山谷后还有山,约莫与我站立的山头般高,也许稍微低矮一些吧。

山腰某些区域被这两户人家开垦了,似乎栽种着稻米或玉蜀黍之类的作物,因为距离有点远,我不能确定它们是不是。两户人家的屋子周围聚拢着晨雾,使房舍若隐若现。

一群被他们喂养的鸡只,在竹篱下走来走去觅食,竹篱旁是一条水流清澈的小溪,给我的感觉就如同仙境般。太阳初升时,像被一层薄纱覆盖着,并不火红,照射在身上很暖和。

我把站立处的杂草踏低踩平,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眼前这如诗如画的山谷之晨景。突觉头顶辽阔的苍穹望之无际,头有点晕,念天地之悠悠,竟忘却来自何方去何路。

当年的后山给我的感觉是愉悦的,因为那是一幅极美丽的晨景。今天很多地方的丛林已经被贪婪的人类过度滥伐,想要亲身体验这种早期的真实大自然美景,也不容易了。

距今30多年,这是我念初中时的一段往事。每当看见一些毛茸茸的山头,我就会忆起年少时那次的登后山看晨景往事,甚至还有想要攀上那山头去看的冲动!

往事并不如烟,回忆历历在目。

8 条评论:

  1. 回复
    1. 记得我们小时候,我老爸常去后山猎山猪,应该有很多不同的野生动物。
      不过,今天也渐渐开发了,有公司进去伐木,破坏了自然的环境。

      删除
  2. 【往事并不如烟,回忆历历在目。】

    我很健忘,忘得7788啦!哈。。。

    回复删除
    回复
    1. 妳大概是不太喜欢回忆吧?

      对我而言,回忆是我生活中的润滑剂呀,没有它不行!

      删除
  3. 我对我的童年也有好多的回忆!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过去那代人的童年很精彩,放学回家后东游西荡的,不像现在的孩子,大部分的童年时光都花在补习、补习、补习。。。。。。。。。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