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3日星期一

谁没有吃药?(2)

经过一家书店,看到店前的门楣上挂了一张横幅,写着“假期书周大减价”,诸事中莫如这个最能吸引我了,急忙进去看看。在书架看到一本书的书名写着:《我是你爸爸》,看着心里就不爽,我骂道:“讨读者的便宜?该死的作者!”岂料,在我身旁默默看书的一位60余岁老者有在注意听我说话哦!他瞄了一眼书名,再看看我说:“明明是他自己愿意被讨便宜的嘛。”我没好气地说:“他的意思是把我当成他儿子呀,怎会是他被讨了便宜呢?”

老者听我这样说,反而来了兴趣,放下手中的书后,对我说:“老弟,我最小的爸爸今年24岁,刚念完幼儿园,我不知道是你的学识高,还是他的学识高,不信我的话,你等一会,他停放好了车后,就让他来跟你讨论这个学术问题。”然后用轻蔑和纳闷色彩的眼神看着我说:“其实,这是很简单的一般常识来的,怎么就你不明白呢?”

怎么搞的?我今天接触到的这些人好像都是疯子,他们忘记了吃药是吧?!这个城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搞得这样不可思议起来?我才没有兴致与老者的儿子为这种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事情去争辩,于是不等他的儿子来到,我就拂袖而去。

到了一家售卖经济饭菜的自助式餐室,我点了三菜一汤,问是多少钱,收银员说六元,我伸手入口袋取钱包出来,钱包还没掏出,收银员已经递来六元给我,见我楞着,她摆了摆手中的钞票,微笑着示意我拿。真是奇怪呀,天下竟然有免费送吃又给钱的饭店,已经要了人家的饭菜,我哪还好意思再收钱呢?总怀疑这家饭店今天会不会是在进行一项“人性心理测验”,有目的的检测这些顾客的贪心指数到哪里?店里说不定还暗藏了微型摄像机,把顾客的态度拍摄下来。

这么一想之后,哪里还敢露出我的贪婪来?只有扮清高了!我摇摇头向收银员示意不要她给的钱,岂知本来容貌还算好看的她,突然柳眉倒竖,鼻根起皱,披头散发,咬牙吐舌!见她变成不漂亮的模样,我急忙收下她的六元,心下盘算,待会儿吃完饭后,再给回她吧。我一定是太饿了,一阵狼吞虎咽,还不晓得饭菜是什么味道,碗底已经朝天了。吃饱饭,我准备走人,想到白吃又还拿了人家的钱,这家餐室还赚什么钱呀?有点同情他们。

我站起来走了几步,再看看店老板与服务员的反应,发现没有人在意。于是,我清了清喉咙,高声提醒他们说:“我走了!”他们竟然齐声说:“慢慢走,欢迎下次再光临!”奇呀奇,我再说一次:“我真的走了!”他们这回没有齐声说了,可能排练的时候没有预估到我还有这突发的一着吧,只有一个比较靠近我的年轻服务员用手捂着嘴咯咯地笑说:“走吧,走吧。”

思前想后,还是过意不去,我把捻在手里的六元,再加上自己该付的六元饭钱,合共十二元,安放在餐桌上才踏出这家怪店。谁知,我还没有出到店门,就被一个从后面追上来的大汉一拳重击在左脸上,他大骂道:“大胆狂徒!竟然三更半夜下抢钱!”然后,将我五花大绑,交给来接案的警察带回局里。

在局里,我向警方力辩自己的清白,坚持说我并没有抢钱,而是付给他们我吃饭的饭钱。警方听了怒拍桌子说:“你的心态真的不好!在这里还敢公然炫耀自己存心抢钱!”噢!我的天!我满肚委屈问那个警员:“请问这里是地球吗?”这警员一听我这样问,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回过神来,立刻用身旁的电话拨了个号码。

大约半个小时后,来了一辆黑色面包型汽车,车身写着“青山神经病院”六个白色字,在车里滚下来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机器人,他俩向员警走去,员警慌忙指着我说:“是他才对!”

机器人立刻转向我走来,我急忙模仿那员警,指了指我的后面对机器人说:“是他才对!”可是很不幸,我的后面并没有人!机器人不由分说,将我的两手抬起,强行反穿入一件黑色长袖衣里,再将多余的袖子交叉着绕去我的身后绑起来,我大喊说衣服穿错了,他们对我的抗议充耳不闻,就一前一后把我硬抬上面包型汽车里。

临走前,我听见那个员警对他身边的同事说:“真可怜,自己住的星球叫火星也不知道,还问是不是在地球?”

(续完)

6 条评论:

  1. 这是火星上的怪事吧?
    山城客越来越“神”了。。。


    ps:
    请注意"佛"袖。。。

    回复删除
  2. Cindy,
    谢谢提醒,改正了。

    我也不晓得是怎样去到了火星上的,明明是在地球的嘛。。。。。
    啊。。。NASA的科学家又来向我讨火星的资料了,我有空再和你谈过。

    回复删除
  3. 世界末日,妖孽横行,许多不合牌理的事已经陆续发生,更会越演越烈。
    远处烟硝风火不断,近在我们眼前的暴力行为就程出不穷。近来每遇交通意外,黑皮肤的暴民可以成群结党,在闹市中,在许多围观者中,在警察面前,把对方打到头崩额裂,全身浴血,把对方的汽车,用铁锤砸个稀巴烂,而警察则完全袖手旁观。
    这个国家的政府在实行暴政,鼓励暴民的激增,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正在发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是什么人疯了?地球的什么磁场把人的脑电波都扰浑了吗?
    做么越来越多疯疯癫癫者当道,把良民当成是反对派,打压逼害-------疯了疯了,人类疯了,地球也疯了------搞得轴心也歪了-----唉唉唉----窗外的树叶也被‘唉’得全落光了。

    回复删除
  4. ninie,
    我感到这个世界好像被颠覆了,所以就写了这篇。
    很多不合情理的事情,偏偏其他人可以甘之如饴,唯独自己看不顺眼。
    有时想想,真搞不懂到底是自己正确还是别人正确?
    就像故事里的情景,不知是自己发神经还是全部人都发神经,或只有自己清醒?唉!。。。。。。

    回复删除
  5. 大佬,
    我也是很喜欢这样的环境。。。。。
    约个时间一起去吧。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