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6日星期二

双鬼记


电脑的快速崛起,让依靠手工的作业一下子转变成电脑化操控,手工终于被电脑抢了饭碗,我面临转业的危机。当初还估量着以为这是我退休后才会发生的事,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生活在城里,房租、车贷、保险、三餐、汽油……无一不是需要钱来支撑。眼下,尽快找到工作是当务之急。

我在城里四处逗转寻找工作,看报上的征聘广告、找熟人帮忙,与时间在赛跑。

无巧不成章,今天下午走在街上,就在一处转角,我差点与一位以前同楼住的房客撞了个满怀,他于一年前已另搬他处去了。我们此前曾有共同的房东,就是我现在的女房东。

他左手腕缠着医疗药布,说是工伤意外造成的。以前大家同楼住,相遇时只是点头打招呼而过,不多聊的这个人,今天与我不期而遇,话题好像特别多起来了。只是,问到哪里有发财机会的途径,他支支吾吾,语塞无声。倒是在谈起那个阴阳怪气的女房东时,他显得格外兴奋的样子,还主动地和我谈了好多。

他说要‘好心的’告诉我一个秘密:他以前的租金是一个月50元,指我一年前就要付100元一个月的租金,是被女房东当成了羊祜来宰。

我一听完,顿时火冒三丈。哪里不会火滚,你说?大家的房间都是8 x 6 英尺宽,什么理由只收他50元,我却要收100元?他也不是特别靓仔过我或威猛过我!有何宝来?!八成是坑我!

当下,心里就有了疙瘩,我记住这不公平的租金问题。与他告别后,带着一肚子的不甘心,到一个露天食摊,独自喝起了RM10=3的闷酒来。一来想借酒消一消工作没着落的郁闷,二来喝些酒给自己壮壮胆,好去给那个感觉有点妖里妖气的女房东掰脸。

三个小时后,华灯初上,我付了酒钱,到超市买了把刀作防身之用,就踏着微醺的脚步去找女房东理论。

她经常会在一个诡异的地方流连,我虽只到过一次,还是可以认得去那里的路。一路上,我感觉周围有电影《驱魔人》的那种阴森气氛;这条泥路小径的两旁尽是枯树,在冉冉升起的月色逆光照射下,那一棵棵枯树的黑枝桠,仿佛长着长长指甲的妖魔之爪,从地下伸出地面来一般。

淡紫色的背景下,时有雾气冒升。还有的就是偶尔划破静谧夜空的鸦群鬼杀般的鸣叫声。

对了,还有周边约十来盏青绿色的磷光,一明一灭、一高一矮的在飘呀飘的……

人穷恶过鬼,酒后胆生毛。我一于不去搭理这些枯枝像什么?磷光是不是鬼来的?只想找到女房东后,跟她的减租谈判能取得成功,让我省回50元来喝酒,不……是作生活之备用费。

也不知行了多久?有没有走过了头?总之,就觉得那讨厌的月亮像特务那样,一直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月光把我高大的身影照得拉向前方十余尺,人形尽失。这时,听到隐约传来阵阵优美的乐声,渐近前方渐显得清晰。


然后,我看到前面不远的左手方向处,出现一条不太宽广的岔路。进去岔路,即可看到右手的方向约十码处,在那满是枯树环绕的环境下,摆着一副黑钢琴,那坐在钢琴前面弹奏的人,正是我要找的女房东,她今天穿了一袭白色连衣裙礼服。远看显得很高雅的样子,近看就不得知了。

钢琴声是在我踏入岔路时,就嘎然而止的。奇怪,她背对着我,怎么知道我来了?老实说,看到阴阳怪气的她,我还真是有点惊悸的,于是我也同时止了步,以便警觉发生状况时,可以来得及逃跑。

她的头徐徐转过来看我,头移动180度转向后面,身体却可以不移动分毫,这特异功能我早已看她表演过N次了,所以我才说她妖里妖气的。

“啊?找我有什么事吗?”她那带着沙哑的声音在这诡谲的空间里飘荡,一点都不温柔,甚至听来有点讨厌。

“我问妳!”我激动得很不礼貌:“为什么月笙的房租妳只收他50元,我却收100元?”

“胡说!你干嘛听他的鬼话?我从来都是一律收100元的!”她也气愤地嚷嚷道。

“妳说的才是鬼话!我今天刚遇到他了,他是这样跟我说的!”我也不示弱,怒吼着回敬她:“我要妳收我的租金跟他一样50元!”

“岂有此理!”她布满血丝的眼睛睁得杏圆:“房子是我的,即使我分收不同的租金,那也是我的事,你算哪根葱……管得了吗?”她舌头开始有点变长了,显然在勃然大怒中。

“那么说,妳是不准备降我的租金咯?”

“绝不——降!”她铁青着脸呐喊道,一头长发也四散飘了起来。

“好!”我借酒意壮胆,指着她大骂道:“妳……给我走着瞧!”

说完,我转身便沿来时的路回去。她呆坐在那儿,面向着我的头颅则慢慢扭转复位……

我走了五分钟,突然听到后面有风声直逼过来,回头看时,一条白影正好掠过。她在离我右侧约十余码处飞翔着,披头散发的头侧着怒瞪我,双眼发出赤红的光芒,舌头好长好长……一边飞一边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声,然后,渐渐隐没在前方。她飞去良久,那可怖的怪笑声犹在枯树林的空间里萦绕不去。

至此,我才明白她原来是鬼来的……

回到住处,洗过澡后,我随手翻阅客厅桌上的一份报纸,想看看征聘的广告;可是,这却是一个星期前的旧报纸。

突然,一张熟悉的脸映入我的眼帘——月笙!那个在下午遇到的家伙,我开始怀疑是不是他故意想我与女鬼房东挑起争端来的?而要找他责备已经是不可能了,因为……报纸上的照片,是刊登在一篇报道割脉自杀死者的新闻附图里,内容说的就是他!

那么,我下午遇见的原来也是鬼……

天啊……鬼天气好热,又是鬼梦!

8 条评论:

  1. 山城客见鬼?都怪天气太热产生幻觉吧?
    文章中的“我”。。。是你???

    回复删除
  2. Cindy,
    早啊!
    假期不用上课,可以早早到邻家打牙祭,呵呵。
    文章中的第一人称是我没错,不过故事的经历是假的,纯为编造。
    我在1997年已经历过痛苦的转型了。

    回复删除
  3. 还好是鬼故事而已,不是真人真事。

    回复删除
  4. 欢迎大佬来我谷歌的博站闲聊。
    是梦,添加了故事的酱料。
    如果是真事会吓死我,我是又怕又好。
    最近久旱不雨,睡觉常做恶梦。

    回复删除
  5. 写到甘鬼生动,重以为阿山城客真系揰鬼添,又古尼发着个鬼梦哦,啊哈---哈----哈啾!
    饮番多di黄老吉,罗汉果,廿四味啦,清热降火架-----

    回复删除
  6. 大佬,
    梦境在这故事里其实只占一小部分,其他都是创造出来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和梦境接轨。
    很多时候梦境带给人的是一种模糊感,而且不合逻辑的成分较多。

    ninie,
    哈哈,我如果撞鬼就要大病咯。
    是呀,必需降一降火才可以,不然整天做恶梦,篇篇都写鬼故事怎么成?不是变了鬼博了吗?呵呵……
    黄老吉要自己去药店拾药来煲比较真庄,外面煲来卖的很假。

    回复删除
  7. 山城客,天气酱热,我偏头痛啊。。。要死了。。。可是还死不了,OMG!

    ~我在1997年已经历过痛苦的转型了~

    我catch no ball? ni gong si mi?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