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日星期二

春天,你好——热!

又是一个炎热得令人窒息的晚上,肌肤的毛孔静静冒起细如针尖,需要放大镜才看得到的汗珠子。如果我真用放大镜来观察,大概可以看到一大片令人鸡皮疙瘩骤起的汗珠粒圆头儿。算了——我不想被吓。

新年前已持续的干旱,使晚上的觉也睡不好,恶梦频发。去年的降雨量没有前年的多,雨季很早便结束了,被干旱的天气取代至今,干旱要盘踞到何时才肯退位?天晓得!。

白天上班,到了午休走在街上,感到烈日灼肤,真想发誓不再到外头走动。今早出门,看见整个天空白茫茫一片,却又不是雾气。据老一辈的人说,这是“天落泥,表示这大旱天还会持续很久的意思”。天也会落泥?怪哉。虽不是第一次听见,也还是觉得有趣,这“天泥”应该是烟霾吧?

位居赤道的我国,与炎热天气结下的不解之缘,已注定成为了我们的命运。高热天气虽不如地震、台风般的严重灾害,但是,对人畜还是会引发疾病来,对以务农维生者,就更加为害,从来没有人愿意与炎热打交道。

元宵刚刚远去,住宅的四周立刻恢复了本来的宁静,不再有那恼人的鞭炮声与烟火发射升空的怪音,应该可以安逸地睡上一觉了吧,我想。

使用电脑,瞥见电脑桌上放着那张星期五与朋友在达迈为食街喝下午茶时,向兜售翻版电影DVD者买来的《十月围城》,到今天竟也还没有想去打开来看的意愿。对于电影,我已感到有点厌倦,不再似从前般充满观赏的期待。加以热天气的影响,实在提不起劲来看这戏。

看电影曾经是我的兴趣,然而今天已疏离。随着年龄的渐长,年轻时培养的一些兴趣也渐给放弃。年轻时不爱看文学作品,如今视力开始下降时,却喜欢读起文学作品来,这兴趣会不会来的太迟了些呢?有时卧着来看书,不消一会儿便换成给书看我。书掉在卧榻旁,魂儿却已神游五湖四海去看美女。

一些旧的兴趣褪去,所幸另一些新的兴趣填补进来。再怎么说,有些兴趣也不光是消磨时间的娱乐,因为要动脑筋,还能提高思考的能力。例如已故的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到了晚年还能保持头脑清晰,就是获益于打桥牌的关系。

天气影响着人的心情,面对着本来感兴趣的事物,也因为炎热的天气,而使人心浮气躁,提不起劲来。年轻的时候,我还常在热天时与人发生冲突,炎热的天气成了我找茬的点火引子。步入中年,脾性有所下降,这种情况已不复见矣,由此察觉自己是真的老了。

大热天要勤喝水,降低身体的温度,补充体内水分,以免中暑。可以的话,冲个冷水澡也不错。我是碍于工作啦,没有时间冲冷水澡,只能在周末、日,才能有这样好命的降暑享受。

热啊~~~~~热~~~~~

17 条评论:

  1. 看见那些蹲在屋顶上油漆的工人,在烈日下曝晒劳作的人们,得向他们敬礼-----

    回复删除
  2. 这就是global warming, 对吗?天气的变化已经造成Alaska 的一些冰山溶解。真的很恐怖,看来2012 假不了啦!有钱的人,趁早享受享受,不必上班了,去旅行吧!
    对了山兄,我知道你喜欢阅读,不知你有没有看过这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1〉〉?

    回复删除
  3. ninie,
    你那边上个星期下了场小雨,之后还有再下吗?
    我这里从过年前的一个月到如今都没有下过雨,热到快不行了啦。
    年轻时做户外广告工作时,也像他们那样晒过,后来双手还脱了层皮。
    现在才晓得,暴晒这样厉害对皮肤不好,以后不知会不会患皮肤癌?

    回复删除
  4. Frank C,
    是呀,所以叫“火城”真的很贴切,像住在火炉上。
    多喝水消消暑吧。

    回复删除
  5. 玉燕,
    应该是呱……
    不过,我觉得2012末日不会是真的啦。
    地球至少在我们这代人还活着的时候,不会经历末日。
    但是,因为环境的被破坏,日子会越来越难过,也会发生争夺水源的战争。
    最近看新闻说,有两块巨大的冰川断裂后在海上相撞,冰川的溶解将会使海平面再升高。
    《大江大海1949》我已看过,在去年11月的本博文里,我还写过读后感,博文题目《历史凝在这一刻》(分上下篇)。妳若有兴趣,可以到去年11月的博文里看看。

    回复删除
  6. 后来还有下一两场小雨;有时明明听到雷声,我的贝贝也怕到发抖了,只见三两滴雨给挤了下来,地上还未湿透,刹时鸣鼓却收兵,又再回复到那种异常闷热的情况------

    回复删除
  7. 我这边比你那儿更恐怖呀!今早醒来,不见五指,可见度不到30度,犹如在仙境。看来都是大集团们烧芭所引来得祸。

    回复删除
  8. 我已经向香港的一家书局定购了这本书,但是迟迟未受到,我又心急想看,所以就多嘴问问你了。我是不看小说的,但是就因为人家对这本书负面的批评,我才决定看看。龙应台的文笔应该很不错的。等下有时间会去看看你的读后感。谢啦!

    回复删除
  9. ninie,
    雷声大雨点小,雨下不来奈之何?
    要多喝水,减少户外的活动应对才行。
    这天公要取人命啦,看看哪个不好彩咯。

    回复删除
  10. 沈兴,
    你那边这样恐怖呀?……伸手也不见五指……
    很严重哦。
    大家真快要成仙了,哈哈。
    多喝水,保重。

    回复删除
  11. 玉燕,
    都是盛名所累吧,我也见过批评她的负面报道,觉得这些人是怀有嫉妒的心来分析她的作品的。
    其实她开始有表明,自己不是历史学家,写《大江大海1949》,是想了解父辈从唐山过台湾的那段幸苦经历,算是她个人的回忆吧。
    批判她的人却故意把她写的书定格为严肃的历史书,在那里吹毛求疵。
    而这些人还是所谓的学者,又没有学者的心胸,真的很可耻,真要我给个定论,这该是华人世界常见的狗咬狗骨现象吧。总之,自己不写,一旦有其他人来写,他就不高兴,硬要从鸡蛋里挑出骨头来给你瞧。
    龙应台的文笔很犀利,毕竟是个在华人社会颇负盛名的作家,当然是有料的。我以前不常看她的书,这《大江大海1949》倒是认真地看完了。
    《大江大海1949》可以当作作家的回忆来看,不必太过于在乎作家在故事中添加的修饰;说实在的,懂得写作程序的人都知道,一个好的文学作品,不可能没有修饰词或自添的过渡段。
    问题是,怎样把这些修饰和过渡搭配好,使它将作家要表达的意思成功向读者灌输,感动读者。
    《大江大海1949》可以看到那个年代的历史原貌,作家以那个时代的背景舞台,带出父母那辈人离开故乡到一个陌生地方重新再来的悲壮事迹,说的是作家本身的故事,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对她进行批判的。所以,我实在不明白这些批评她这书的人,到底居心何在?
    我只能说,是他们的嫉妒之心在作祟吧!而堂堂学者,也分不清历史或回忆,随意对一个写自己的故事的作家发难鞭笞,可耻之极!

    回复删除
  12. 是,我这里也热爆了!!!
    没装空调,一屋子都是热气沸腾,连人也沸腾了。。。
    不知有几度?家里的温度计坏了。。。
    Sarawak浓雾已现?
    看来邻国的灾害永远没完没了。。。
    唉,屋漏偏逢连夜雨,双重祸害怎么挡?

    回复删除
  13. 那你可知道批评她的这些人大多数来自哪国的人?

    回复删除
  14. Cindy,
    这大旱天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我们要有心理准备了。
    国运不济,气候反常,这虎年还真凶险……
    我也没看温度计,不知已到了几度?不要看好了,避免吓一跳。
    邻州已现烟霾,我这里同样有些许的烟霾出现,情况越来越严重。
    要多喝水,减少户外的活动,保重!

    回复删除
  15. 玉燕,
    我看到的批评是来自中港台三地,其它地区的新闻少接触,就不晓得了,还有其他国家的吗?
    新马一带的,我没有注意到,不晓得是否有?
    不过,龙应台毕竟是个有实力的作家,作为批评者,也要具备一定的文学功底,不然,就流于为批评而批评了。
    这位作家说话比较直,可能为此给自己埋下了仇恨的伏笔吧。
    人不是个个都良善的,即便是饱读经书的作家,也有其隐性的劣根。
    我是这样觉得的。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