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0日星期五

国阵不配再当政府的6大理由


当一个民主国家的执政领导者不服膺民主人权、不尊重司法独立、不以民为尊,其统治意味着偏向独裁,其行为意味着存在玩忽。当一个民主国家走到这种境界,就是老化拒变,思想僵硬的特征。世界不断在改变,人类的思想也不断在蜕新,这是时代进步的规律,只有求变得跟目前更先进,没有求变得比目前更落后之理。

当我向一个少年人谈及我少年时期的时代景象,他会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之态,怀疑我在说谎。同样的,我们今天的政治环境,会在下几代的人里变得不可思议!我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我也相信自己的国家会进步的,这个进步,是需要来自全民的觉醒,大家都要有站在同一水平线看到日出的高度,就能理解为什么要“换天”了。

自半岛在1957831日从英国的手中取得独立以来,国阵一直是这个赤道国家的执政者,在东马的沙巴州,也有近30年的执政主导权。虽然国家的政体不是一党专政的共产党模式,但是,由于它长期的执政而取得资源的优势,其他在野党很难撼动其一哥之地位。执政久了,往往心里生骄态,以为自己是必然的执政党,无他党能取代,加上当时的资讯不发达,受其愚弄的人民极众,仅需凭藉一丁点的煽动火星,就可以燎尽在野党的原。

308后,我不得不感谢我的仇家老马,是他在位的22年里,真诚的扶起了马来人,让他们成为具有广阔视野、信心满满和勇于接受改变的“新马来人”!这新的一代,会回头反思,不再只听信巫统的谎言了;在这些新生代的身上,巫统燃不起依靠种族危机感来激起他们情绪的火把,因为,喊了几十年的狼来了,大家踢踵撞头的赶到后,并没有狼的踪迹,那才真的燃起他们那把年轻的无名火,群起反击啊!

巫统入主沙巴的18年间,是我们越来越穷困的因。本州的天然资源利益,被这帮人瓜分了,形同新殖民主义般,有贡献没功劳。关于国阵对国家与人民所犯下的罪行,可谓罄竹难书,我稍微整理了一下,理出6条不支持国阵在来届当选马来西亚执政党的理由,以后还会陆续加入其他的。由于本身是来自东马,其中的第一、第二和第三项,是关乎本州人民切身的利益,容我先提。


1.  推诿沙巴信托基金股价暴跌的责任
     
【沙巴信托基金】是在1994年国阵以夺权方式从团结党的手中取过沙巴执政权后,由当时的联邦副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安华于当年宣布成立的,来自巫统的敦沙卡兰时任首席部长;州政府最初声称设立沙巴信托基金的目的,主要是帮助本州穷人,惟其股价却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后大幅滑落,股值在短短的两年内,由每股一元两角挫跌至两角钱的贱价,造成投资者蒙受巨大的亏损。

国阵政府作为成立沙巴信托基金的甲方,没有负起拯救股值使其回升的本分责任,却一味推诿责任于他人。最显著的例子,就是将亏损责任加诸于进步党的杨德利,指其在1996528日至1998527日担任首席部长时期,造成沙巴信托基金股值的暴跌。

打个比方,一家银行的所有储蓄客户之户头被该行聘请的经理盗提了,客户是向该银行索赔,还是向该银行的经理索赔呢?经理可以来来去去,银行的创行负责人始终只有一位或其中的几位,这个使客户蒙受损失之责,银行负责人可以推诿是该行的经理盗提,与该行无关,而对客户的损失不闻不问吗?

同理,即便是进步党的杨德利在位时有对信托基金做出盗窃的行为,作为成立基金的甲方,仍是位置不可取代的责任方,而不是杨德利。再说了,如果真的有确凿证据显示杨氏的偷盗行为,应立即逮捕他,提控于法庭,而不是停留在嘴皮上的指控,让他继续逍遥法外!即便逮捕了杨氏,却不表示信托基金的甲方就可以对造成股民损失的问题撒手不管。谁盗窃了基金会的钱,不是股民关心的,负责任把基金挽救回来才是你们国阵政府要做的。

实际上,国阵在1994年以篡权的方式窃据沙巴政权后,因为发现团结党执政时期的州库已被掠空,故而成立所谓的沙巴信托基金,以优渥的回酬来诱骗州民购买,开动的其实是其有计划的“吸金”机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过后,就干脆将计就计,说是蒙受风暴的打击,变换股值,使政府理所当然的成了只取不赔的大赢家!光是对沙巴信托基金不负责任这第一点,我们就不可能会支持国阵当政府!

2.  非法移民变公民投票颠覆州选结果

在全州的350万人口中,非法移民约为150万人,估计其中的60万已取得本国的身份证。这些主要来自菲律宾南部苏禄群岛以及印尼的回教徒,举家携眷通过海路登上东马不设防的绵长海岸线,非法在这个国家滞留不去。80年代末,某个当时的领导人出于政治目的,还郑重其事地成立了一项旨在使这些非法变合法、合法变公民的计划,最后将这些“新公民”收纳在州巫统的门下,成为永远支持该党,让巫统执政到世界末日的铁票生力大军。

1931年时,沙巴人口27万。成立大马时的1963年,沙巴人口是40万。到今天惊人地暴增至350万,不言而喻,这个快速增长的生育率问题出在哪里了。当年,团结党领导说要解决非法移民泛滥的问题时,却遭到以巫统为主的国阵政府阻扰,说解决非法移民的权力在联邦政府,州未赋予这个行动权。但是,历次在州民要求下,由中央成立的扫荡州内非法移民行动,不管名字叫“凌历行动”、“迅雷行动”还是“猛虎行动”,也只是行动的名字漂亮罢了,所收的成效却微乎其微,中央完全没有表现出解决非法移民的诚意来。

可笑的是,国阵政府在将临的大选前还假情假意的宣布联邦将设立调查委员会来解决非法移民问题!如果我没有记错,每回的大选前,这烂政府都会给州民灌这提壶的迷汤,好让可怜的州民满怀信心把票投给他!如果真有诚意解决这里的非法移民问题,何须等到大选来临前才宣布?阁下早几回曾经做出的解决非法移民问题之承诺,现在又哪里去了?是大选胜利后就束之高阁去了对吧?大选来临时,又给你想起来了!

非法移民问题在本州是严重的,人民不得不挪出本来就捉襟见肘的福利来分配给他们,使州民的生活水准滑落。来自非法移民的低廉工资,使州人面对失业的难题,即便被录用,也不得不领与非法移民一般的同工同酬。但是,州民过的生活,与这些来自他国的漂移人之生活不可同语。生活水准不同,这区区的低廉工资如何维持?

80年代至90年代,是非法移民犯罪率最高的时期,许多人民为了保护自身的钱财,最终都惨死在这些漂移人的手中。那个黑暗时期,每天翻开报纸,几乎都看见血淋淋的劫杀新闻,这些凶徒皆百分百来自漂移人,州民是人人自危呀!笔者的一个舅舅是计程车司机,198840岁时,就是死于这些劫财的漂移人之手。糟透了的警方破案效率奇差,让百分百的造案者逍遥法外去了,不能起到敲山震虎的效应,也是罪案得以节节攀升的原因。

6080年代初,沙巴州曾经一度是全国最富有的州属,那时,国阵巫统的贪腐触须还没有伸展至这个风下之乡,每个成年的州民能不定期的领到沙巴基金局(YAYASAN SABAH)派发的“木山红利”100200元。州的高工资在当年曾居全国之冠,诱使许多半岛人民,包括了首都同胞们,皆涌入本州寻找工作机会。与笔者相识的当年来自半岛之工作同事与朋友,有许多已经移居这里,不再回去半岛,成为不折不扣的沙巴汉了。今天,位于加拉文星的十字路口,也曾经是全国最大的。当时,即便是贵为首都的吉隆坡,其发展与本州的速度相比,也照样要逊色的多了。

今天的沙巴,有全国最贵的物价、全国最低的工资、全国最烂的公路、全国最落后的基建。年轻的州民被迫离乡别井到半岛打工,共有超过十万沙巴人在西马半岛讨生活,他们处境不佳,有人在餐厅外垃圾桶觅食,露宿街头;一些年轻的本州女子掉入色情业的陷阱,沦为娼妓。

所以,年轻的本州或外州朋友们需知,沙巴州不是从一开始就摘下今天最贫穷州属之冠的,我们的贫穷乃源自非法移民到来的分羹结果,而促使这“缘”修成为“正果”的“孽”,就是巫统这烂政府“铸造”的!可想而知,凡是有头脑有血性的沙巴汉,都不会是国阵的支持者,除了还停留在愚昧界的极蠢州人!

3.  沙巴物价比半岛还昂贵穷人吃贵米

既然推行一个大马理念是纳吉政府的治国政策,为何东西马的物价还会出现不统一?

80年代,当这里的经济强劲攀升时,我们透过来这里打工的半岛朋友口里就知道我们的物价高于半岛。当时,这里的干拌面一碟是3元,半岛的朋友告诉我他们那边只须1.50元,相差了一半的价钱。

不过,当年半岛的工资还没有本州高,这还说得过去。然而,30年后的今天,我们的工资还停留在从前,但是物价却不停留,而是翻了几翻,变成了真正的穷人吃贵米!今天在这里的茶店喝一杯咖啡乌,要付1.20(有者还收取1.40),但是,半岛时至今日,也不过是0.600.70 ,依旧是我们这里比人家的贵了一倍。所以,我今天被迫练就了吃东西不用喝茶的本领。

注意看来自半岛的印刷物,后面大都有注明WM$ / EM$的价格差别,一般上,同样的一本书,要比半岛的读者多付0.50的冤费,所以,我现在也正在练“站功”,就是到书店站着看,不买书。

数年前我到首都时,看见那里超市物品的标价与我甘榜(亚庇)的竟然一样,有者还比这里的便宜0.050.10 。但是,请不要忘记,那边可是一国之都,有这个价格是合理的,而我们东马甘榜,连一个城也不是,凭什么在物价上与国都平起平坐咧?

如果说这里的生活费比首都还贵,没有到过这里的朋友又要说我车大炮了,而事实确如此。衣食住行全部都贵过半岛的,工资却低过半岛的,生活费能不贵吗?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往半岛跑的原因,在这里,你每个月的工资都会被超贵的生活物品开支榨干干,所剩无几!

我知道某些传销品可以做到东西马相同的售卖价格,他们可以,为什么这烂政府不可以?我也曾听友人说,美利坚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人家东西南北的物价基本上统一售价的,试问大马的面积(东西马再添加入南中国海这片海域)能比老美大?纳吉的“一个大马”口号,意欲何为?

4.  师资短缺不是问题是国阵故意为之

“困扰我国华小30余年未能解决的师资短缺问题,并不是教育部不能解决的问题,而是不愿意去解决的问题!”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如此指出。

华小、国小、淡小,都是国家教育主流之一,其主旨乃是为国家培育人才。各州教育局对华小的班级与课室数量、新生、学生与教师比例,都了若指掌,但是掌权者持续以“单元教育”为终极目标思维,派遣大量不适合在华小教书的不谙华文者去填补空缺,企图以此破坏华小所具有的媒介语特征,达到同化的目的。

根据我国教育法令,华小有2大特征,分别为教育媒介语方面,除了国语及英语之外,其它科目都以华语教学(笔者念书的年代,国语与英语科目的教学媒介语也是华语)。其次为行政语言也是使用华语,因此若教育部派遣大量不具华文资格的老师,最终将会促使华小改变媒介语而变质,也就是达到掌权者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众所周知,我国是以多元种族立国的,不能有某族欲强行同化另一族的荒唐思维,立国之本还是要尊重,否则也就难以立信于天下。从师资短缺这易治之症变成长期难治之症来看,华社心焦如焚,国阵巫统则乐观其成。所以,事实再次告诉我们,国阵不是一个理性的政府,不能合作,也不能期待,绝不能支持他们继续执政!

5.  蒙古女命案与赵明福命案践踏司法

蒙古女命案

蒙古女郎阿旦杜亚·阿美娜·阿都拉远赴马来西亚千里寻情夫,却落得骨肉横飞、死无全尸的悲惨下场。警方后来逮捕的嫌疑犯竟是大马著名政治分析家和一名首席警长、两名特种部队成员。杀人炸尸手法之残忍、嫌疑主犯与多位高官之密切关系、首席警长和特种队员的参与,使这个案件轰动马来西亚朝野和远方的蒙古国,也令全世界的国家关注。

杀人手法的残忍和纯熟技巧,再加上罪犯使用的炸药竟是军警常用来开山辟路的PE炸药,不由得让警方怀疑是同僚所为。

         这块毁尸灭迹的现场,是一片广阔的黄泥地,地势崎岖地形隐密。警方抵达案发现场,在逾8小时的搜索行动中,收集到40多块的头骨碎块、一条脊椎骨、头发、头皮和一些碎肉,部分更飞弹至离炸尸位置的30英尺外,可见炸药威力相当猛烈。炸尸的位置更留下一摊苍蝇围绕、发臭的黑色污渍。

         案发的草地并没有被大幅烧焦的痕迹,因此推断死者是被人以站立方式捆绑在树上,然后才系上炸药将尸首炸碎。罪犯炸尸时懂得将炸弹电线系在尸身4个部分,包括头、胸、臂及腿部,务求将尸体炸至稀烂彻底毁尸灭迹。

         经过警方紧锣密鼓地调查,死者的身份初步确认为是蒙古女郎阿旦杜亚·阿美娜·阿都拉。由于杀人手段极端残忍,引起蒙古国人极大不满,随即蒙古政府出面,要求马来西亚外交部针对阿旦杜亚遇害案件作出交代,以及提供最新资料。蒙古驻泰国大使馆称:“我们希望这起案件获得公正和透明的调查,阿旦杜亚被人以十分凶残的手法杀害,这完全不能被接受。”

承受重压的马来西亚警方抽调更多人力物力查办此案,接下来查出的案情更叫马来西亚人瞠目结舌。

         警方于10日扣留马来西亚著名政治分析家阿都拉萨·巴京达、三名警察和两名私家侦探,协助查案。46岁的巴京达是马来西亚策略研究中心执行董事,结识不少政治人物,而且是副首相纳吉布的智囊团成员。3名落网的警员当中,有两人隶属由警界精英组成的特别行动组(即类似香港的飞虎队),其中一人更是负责保护政要的首席警长。

随着警方的调查案件一步步水落石出。落网的首席警长坦白,是巴京达买通他们,一旦他们替巴京达“搞妥”蒙古情妇的事情,将会获得3万美元的酬劳。而死者的DNA报告15日也出来了,报告证实,在丛林炸尸现场搜获的碎骨,属于蒙古女郎阿旦杜亚·阿美娜·阿都拉。当天傍晚,参与行动的两名武吉阿曼特警被控谋杀阿旦杜亚。第二天,政治分析家巴京达被控教唆谋杀罪名,若成立就可以被判死刑!控状指巴京达于今年1018日早上954分至1105分,在安邦路天然胶大厦10楼,教唆阿兹拉哈德里(30岁,武吉阿曼特种部队首席警长),与西鲁阿兹哈(35岁,武吉阿曼特种部队伍长),致死蒙古女郎阿旦杜亚(28岁),抵触刑事法典第109条文(教唆),并可与第302(谋杀)条文同读和被定罪。

尽管杀人者已获罪,但是,这桩扑朔迷离的命案仍疑云重重,民众普遍相信政府里面的某最高层者才是主谋,并深信司法已被其施压影响。

赵明福命案

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赵明福,于2007715日下午535分左右,被反贪人员“请”去雪州反贪局总部位于14楼的办事处协助调查“2400元选区拨款事件”,截于晚间反贪局还不放人。

次日下午145分,传来赵明福离奇坠楼身亡的消息!他被发现陈尸在雪州反贪局大厦5楼外的屋顶,新闻震惊大马社会!双亲不信赵明福会自杀,因为他准备在17日和女友苏淑慧注册结婚,他的女友也对外承认自己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

反贪局在16日当天540分召开记者会,公布赵明福死讯,并宣称反贪委员会对他的审讯早在16日早上345分结束,死者自己要求留在反贪委员会办公室过夜。反贪委员会也宣称,基于没有闭路电视,他何时离开有人监守的14楼后坠楼身亡,没有人知道。

反贪局没有在第一时间通知赵明福的老板欧阳捍华,欧阳捍华是在下午2时左右前往反贪局寻找赵明福,才从记者口中获悉他的死讯。

赵明福坠楼死亡案件充满疑点,全马各界议论纷纷,人民义愤填膺,普罗大众异常愤怒,民众示威要求反贪局公布赵明福离奇坠楼真相。

720日,民联三大巨头送殡,数千人步行2公里送赵明福走最后一程。此案纠缠数年,上庭下庭,审结后无人对此案负责,背负最大罪嫌的反贪局官员逍遥法外。两度开棺验尸,两设皇委会调查的结果,皆指向自杀,第二次的皇委会调查报告,更干脆宣布为悬案。

有理由相信,有无形之手在影响赵氏命案的判决,这种对司法独立做出的干扰,将使一个国家在世上的威望荡然无存,也不能令本国的人民信服!

同样的大楼在四年后,即201146日,又再发生阿末沙巴尼坠楼命案,这栋大楼、这个反贪组织,令国人议论不断!

6.  国家贪污指数节节溃败还不如中国

根据国际透明组织周四公布的“2011年贪污印象指数”,马来西亚的贪污印象指数从去年的4.4分稍微下跌至4.3分,即0.1分,排名则从第56位降至第60位,或跌4位。

2008年,我国的贪污印象指数以5.1分排在第47位,不过接下来的3年皆处于下降的趋势。本次的排名是大马17年来最糟的一次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与得分。

在贪污印象指数排名中,纽西兰以9.1分名列榜首,其次是丹麦和芬兰(9.4分),而瑞典(9.3分)与新加坡(9.2分)占据第4及第5位。

东协国家排名与去年大同小异,新加坡稳居榜首,汶莱(5.2分,第44)与大马排在第2及第3位;值得一提是,印尼(第100)、越南(第112)及菲律宾(第129)排名上升,特别是印尼从去年的第1102.8分)升至第1003.0分)。

其他亚洲国家与地区,中国以3.6分排在第75位、台湾以5.1分排在第32位,澳门以5.1分排在第46位;大部分“阿拉伯春天国家”皆取得低于4分。

2009年取代反贪污局的反贪污委员会,原欲成为香港廉政公署第二,每年预算2亿元。该委员会在2010年的运作中,只有4名政治人物因贪污被捕,但2009年却有23名。1996年,国会拨给反贪污局的预算不过2940万元,但那一年,我国排名26,得分5.32,是17年来成绩最好的一年。国会在2011年度批准通过拨予反贪委员会的预算金额为2亿220万元,但反贪委员会能够交给我们看的成绩单却是有史以来最低的排名与分数。

值此国际反贪污日,马来西亚人不得不质疑,自2009年取代反贪污局的反贪污委员会,根本就是个极度浪费公帑的机关,还造就了一班流氓。

纳吉政府因此被人认为比阿都拉执政五年、马哈迪22年还要贪污,难道首相还要继续对这有史以来最糟的成绩保持缄默?假设我国今年成绩稍稍上升一点,如4.6分好了,他可能就不会如此沈默是金,还会第一个跳出来透过电视、电台、印刷媒体向所有人邀功。

所以,马来西亚人要首相、内阁以及反贪委员会站出来解释,为何在反贪预算创下新高的同时,我国的反贪成绩不进反退,不只被其他亚太国家超越,甚至被非洲、伊斯兰会议组织成员国所超越。

(部分资料转载自网络媒体)

12 条评论:

  1. 写得太好了,只是看了心情很沉重。

    回复删除
  2. 国阵=污桶=贪污=滥权=无耻=下贱=卑鄙=阴毒=亡国

    酱的一群禽兽,居然被番薯民娄次捧入内阁执政,长达53年,真是匪夷所思!!!

    回复删除
  3. 雅征,晚上好!

    谢谢!

    我写的时候也觉得很沉重,有一种“哭诉”的感觉。唉~~~~

    回复删除
  4. Ninie,晚上好!

    国阵的历届连庄执政,都没有俺的支持票在内,我是从来就不支持它的,从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加不会。
    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等着看这个烂政府没落的报应下场就好!

    回复删除
  5. Totally agree with you, but in this country a lot of people still afraid to change, but some day some how BE END will be gone !

    回复删除
  6. anakmalaysia,早安!

    你说的对。
    改变无疑是大家都不喜欢的,但是不改变就是死路了,穷则变,变则通,不变不行。

    回复删除
  7. 提到菲虫印番,大佬我就赌懒。政府派钱500,几乎都是派给它们,它们一家几个成员可以一人拿500,本地人有多少是拿到的。

    回复删除
  8. 大佬,中午好,

    雀占鸠巢,反客为主,州民无能,支持烂政,毒害自己,活该活该!

    回复删除
  9. 咦,山城客,怎么我的留言不见了?
    难道被骑劫了?

    。。。还是又落在别地方去了?

    回复删除
  10. Cindy,早安!

    不是,原因是讯息有点负面,我怕影响了大家,所以没发放。

    应该勇敢点,不要怕,不能只说执政党的好话就可以,说它不好的话就不行的心态。如果不抗争,民主人权不会轻易来的。

    这些所提之事件,只要在网络的搜索里键入相关词条,都可以看到,不是什么不可以谈的东西,我也是转载自这些地方的。

    明白了吗?不好意思啊!

    回复删除
  11. 身份的问题啦~~

    明白吗?

    没关系。。。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