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8日星期五

为老不尊,独尊赌球

水乡人兄:

您好!

很久没有给您提笔写信了,不知您在异国他乡的生活过得怎样?春节有回来过年吗?结婚了没有?还有常常纠众械斗杀人吗?白粉瘾戒掉了没有?

我俩自火城一别至今,倏忽已十年矣!常言道:‘十年人事几番新’,这十年来,想必您也有了一番新的气象吧。您走后的十年,我依旧如故,没有发达,还是守在朝九晚六的枯燥工作上,吃不饱饿不坏睡不足病不死;薪水每个月刚刚好用完,没有多余钱,所以省得向银行开储蓄户口,只是脑海多了一层‘人生为了什么’的问题来烦着。

当年,您决定把心一横出国找机会,是因为看准了我国的经济一蹶不振,没有可期待的未来,故出此下策,企图背水一战。您的这一选择,也没有对或错啦,为前途或理想,寻找更佳的出路,是人之常情,我要不是家有老小的累赘,也肯定会像您这样,投入蓝天的自由怀抱中展翅高飞,以图理想。

有智者预言我国将步希腊之后尘,在2019年面临破产!虽然有点危言耸听,不过,也非空穴来风。主要是政府有意取消现有的汽油津贴政策,以降低国家日益捉襟见肘的庞大开销,可是又担心会因此获罪于民,不这么对大家进行蛊惑,又如何能圆欲 ‘取消汽油津贴’之说词?

不过,这也不全然就是困境。喏,才几天前,我国那个曾经霸位22年的最高IQ保有者,便发表了支持赌球合法化的缪论,他的理由就是:既然遏制不了非法赌球,不如把它合法化,政府还可以因此增加一笔收入,岂不善哉?

既然赌球也可以在一个‘回教国度里’由非法变成合法,光明正大授意‘顺眼人’来做庄,理所当然地搜刮人民的赌注,那么,依此推论,售卖白粉也是在暗地里干的勾当,同样见光死,同样遏制不了,同样利润可观;假以时日,白粉这庞大的市场想当然耳也离合法化不远了。我的想法是这样的:邀请您回来与我一同准备干合法售卖白粉的生意,稳赚无亏,比起您现在赚的外币,那是肯定的加倍翻几翻,请相信我。

您我在以前也合作过这门生意的,大家都有经验,不会把面粉误当白粉,更不会把白粉误当面粉;特别是您,不但自卖,还自己带头吸食,对白粉的支持度可谓做到了身体力行之境地!合法化后,售卖起来光明正大,吸食起来理直气壮,不用再像从前那样过着担惊受怕、几番与死神擦肩而过、几番梦里吓得脸青唇白醒来的惊悚日子。

以前,白粉只是某一族吸食最多,所以专门售卖的那另一族就要被判刑问吊。后来,那鸡上台,新人新风格,推行‘一个什么什么计划’的,非常成功,人心归向,现在国内人民的水乳交融度,都达致分不出种族来了!

白粉对社会的贡献其实也挺大的,好些国家领导人都有偷偷在吸食,据说是为了提升工作思考云云;吸食过后,治民的馊主意就滚滚而来了,当然,其中也不乏幻想的主意。戏子也喜欢吸食,提升精力嘛,据说几天不睡觉也不是问题。最好的例子就是香港那位已故的粤剧名伶新马师曾了,他抽了一世大麻,却活逾了古稀的年龄,人家也没有早早夭折嘛,证明白粉还能延年益寿!

传说他生前与美国某医药研究部门签了约,死后的‘瘦皮囊’要运去美国,让相关的部门来研究这个吸食了终生鸦片的人,鸦片烟对他身体里面各器官会造成怎样的破坏和影响,所以,他的死对全人类也有贡献——可是这么久了,也没听说美国佬有在他身上研究出个什么结果来……

咦,他吸食的是鸦片烟喔,不是白粉,不过,都一样的啦,皆归类为‘毒品’不是吗?怎样?当您看了这封飞鸽传书后,如果心动的话,请赶快联络我,我们得尽快筹资,把这合法的白粉营业执照给买下来,才可以保证往后不用上断头台。依我的推测,一旦赌球合法化后,当局接下来会依样画葫芦把海洛因的售卖权也给合法化的,这是我国政府一贯的行事作风。当然了,他们也有可能会在24小时后,突然改变初衷,这是他们常在做的事,也可以解释为有性格。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纸短话长,虽然可以再补一张纸来写,不就是奉‘环保’之名,别再浪费树木了不是?因为太久没有执笔之故,娟秀的字体特潦草,很多字忘了怎样写,错别字一定很多,希望‘牛精大学’毕业的您还看得明白,我答应您下次会改进的。

顺颂
财神看过来

您的愚弟 山城客
敬笔

14 条评论:

  1. 哈哈,只可惜这种包赚的执照轮不到你。

    回复删除
  2. 雅征,
    就是,不是每人都可以获得的,要‘顺眼人’才行啊!
    我先准备准备开山钱吧,哪里知道屙屎刚好套中牛墩呢,哈哈!

    回复删除
  3. 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讨厌白粉的~

    为什么就没人像你酱讨论白粉的好处呢?

    回复删除
  4. Frank,
    说的好!
    发现白粉的好处,还得多谢这个政府和那个霸位22年者提供了灵感。
    您想想,大家都说赌不好,谁会想到今天,赌球竟然也可以合法化呢?
    在这番薯国度里,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的,正如白粉,原来当初也是很多人误解了它呀,呵呵。
    魔是法之侣嘛。

    回复删除
  5. 山城客,好个魔是法之侣。。。

    当官的两个口,如何说都行的,理由是人想出来的嘛!

    (那么娼妓也无法扑灭,倒不如学邻国合法化。)

    我们可要自己执生咯!

    哈哈,你牛精朋友纠众械斗杀人吗?还吸白粉?

    回复删除
  6. 现有国会可能私营商业发展?
    8亿令吉的新国会大厦计划受挫之后,又提利用议布城国际会议中心做新国会地点。。。
    难道背后已有计划将现有国会做私营商业发展???

    回复删除
  7. cindy,
    娼妓其实早已合法了,政府默认的,只差没发给执照而已。
    这是最古老的行业,从人类出现就开始存在了,不同于白粉与赌球,是后来才发明。
    我那位‘牛精大学’的朋友啊?是‘空气’来的,查无此人。^^

    回复删除
  8. peter,
    极有可能一早已做好营私舞弊的打算,不建大型计划事项,就少了一大块干捞的油水进袋。
    人民的纳税钱交给一个没有责任心的政党管理,真是浪费得冤枉。

    回复删除
  9. 山城客,很多水蛭吵闹‘无工开’,於是这几个月以来,我这里就到处看到‘補’马路。又不是全補的哦,一条街補一半,3条街補1条。车轮辗过,沥青石子就脱掉一大块。盖上沟渠还没破的石板给挖掉,换上另一种颜色的石板。烂政府要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去照顾那些‘水蛭’,一动工程又同时有扒钱的机会。急须换的却不换,很多窟窿的路却几十年也没理会,讲到又要开骂了----------

    回复删除
  10. ninie,
    该骂的还是要骂啊,骂过心里爽。
    我国天然资源这样丰富,居然给这班马骝搞成这样,还比不上一个小小没有天然资源的新加坡,也许老天爷早有此旨意:有天然资源的就一定不会成器,没有天然资源的反而得天独厚。
    有天然资源有倚仗,不愿动脑,没有天然资源的拼命动脑,结果优劣立判,唉。。。。。。

    回复删除
  11. 这样的争论,这样的不满,好像从我懂事以来就常听到的。人民个个都在骂,有很多博也是对贪得无厌的高层给于最恶毒的诅咒。骂过之后,心里或许会爽一些。执政者的态度却依然不变反而变本加厉。通货膨胀,该花的不花,不该花的却大把大把钞票扔出去。治安一天比一天糟糕,有警察好像没警察似的。像你上次遭小偷光顾你的公司,破案了吗?上个星期我们这附近有一家主人不在,小偷破门而入。报警之后,警察到现场调查,竟然还取了DNA。我觉得这样有点太夸了!后来,不到一个星期,警方已经抓到歹徒破案。我并不是在夸奖这里的警察多了不起,我的意思是说当警察的那种积极的态度。在那个包头的国度,有多少个警察是真正为民服务的?而有多少个不是摊开手掌要钱的?一群昏君,一群混蛋!哀哉!哀哉!

    回复删除
  12. 玉燕,
    住在包头国度里,确实很无奈。
    笔墨的发泄,并不能影响这些国家霸权的改变,只是骂过或讽刺过后,心理比较平衡一些吧,有一种被我骂了的感觉,自我阿Q一下,呵呵。
    在番薯国里,政府部门的效率你是知道的,我上次报的案,他们也不了了之了。
    当初连采证也懒,怎可能会有破案?类似我这种被破门行窃的案例多不胜数,鲜少有破案的。
    看看赵明福的命案,看看那15岁的少年被警方乱乱开枪射毙的命案,人民永远都是输家,这是个怎样的国家,仅这些命案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了,2020会成为先进国?叫他们做梦去吧!也许做梦还轮不到里!
    还是美国那边的警察办事认真,这才是真正尽了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责任!
    我只能悲叹住错了国家吧。

    回复删除
  13. 我的大佬,
    您看文章还真的很仔细,哈哈。
    这篇文章不能用正常的思维来看,否则我说以前卖过白粉,警察不是要找上门来咯。
    一切是以文章情节的需要而如此描述的,我还未婚,不要破坏我找另一半的机会呀,哈哈,说说笑,别见怪。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