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2日星期二

两害勾结祸延州,双簧弹出魑魅调

年长我20余岁的堂兄,未及看到净选盟709上街和平集会,向政府作出改革的诉求,即在当天早上7时,因为突发性心脏病而辞世了。

想当年,马华紧随巫统的屁香染指沙州政坛时,堂兄立刻在内陆省的首府加入了马华在那里的分支。他知道一众亲人对马华的厌恶与反感,故没有邀请我们加入这个不得民心的西来政党。

近20年过去了,大家各有各的忙,疏于联络的关系,我也不晓得他是不是还留在那个政党里,只知道他在前几年曾到首都动过贯通心血管阻塞的手术,回来后,还经常要到州首府的医院复诊,从此变成了医院的常客。想当然耳,党政之务他应该是已经放下了。

我记得,1985年本州发生前首席部长哈里士因人民党在大选中败选不愿接受事实,而鼓动这里的非法移民上街示威,最后引发暴动的烧杀抢掠事件时,本州当年的中华商会领导人,曾经紧急拨电向那时还没有进军本州的马华求助;当年在马华官运亨通的李金狮,非但没有给予任何帮助,还说了一句:“他们有事时才会来求我们帮忙的!”。

因为马华头领的这句话,我们也发誓永不支持马华,并痛恨了该党20多年。我们不能理解,要求代表大马华人的政党帮忙这里的华人度过难关,难道是错的吗?求人帮忙当然是因为有事了,没有事的太平时,我们要向他求什么帮忙呢?李金狮说的这话真的好幼稚!

暴动平息下来后,大家也都知道了马华是怎样以另眼看待同处一个国家的华人的。马华当年之所以敢这样彪悍,是因为这里当时没有马华,而他们的头领也由于跟随主子太久,头脑受到一定程度的僵化影响,当然也不会想到有像鉴真和尚东渡扶桑那样的一天,东渡本州来!

鉴真和尚是带了大量中原文化去协助扶桑倭民的,而且,还是在66岁高龄以及双目失明的情况下,历尽艰辛失败了5次,始于第6次完成了东渡的壮志。马华东渡,财雄势大,耳精目明,横跨两地的时间也不过两小时,托主子的福,轻松在此扎根15载,又有何惠及人民之甘露可言?

替马华说句心底话吧,东渡并不是他的本愿,他还不稀罕呢!只因主子决定了要染指这里的市场,奴才不追随也不行,否则,太上皇谁来服侍?!试问马华,主子至今没有进入砂州,汝敢率先独自东闯再下一城否?

一个失去自我主宰灵魂的实体,无疑就是一具行尸走肉的尸体!该党也只能在这样的主奴政体里苟延,眼下,只要自己能获得好处就可以了,反正,他也不靠憎恶他的选民上台,最重要的,还是能把主子捧上天,这才是关乎己命的事儿。

巫统未东渡时,这里是如假包换的一个大马,各族融洽,真诚互敬。巫统来了,把那套种族分化的元素也一并带来,从此,这里的一个大马变成了两个大马。西来党的到来,只会制造麻烦与混乱,对州是一点贡献也没有,更遑论能匹鉴真般的丰功伟业了!

4 条评论:

  1. 大佬,
    晚上好!

    人各有志吧,也许有他认为的好处。

    我则与他道不同途,不相为谋。大家见了面,只有闲话家常,没有谈论政治,免了伤亲情。

    回复删除
  2. 有些人就是很奇怪,明明那个卖华公会从陈修信开始就一直卖到现在,可是他们还要做卖华成员,除了利益和权势,还有什么可以吸引的呢?
    真是得敲开那些人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塞满了米田共,所以自己处身在腐败的污桶中,亦不闻其臭也!

    回复删除
  3. Ninie,
    早安!

    有些人可以做违背良心的事,那抬捧卖华党的一众便是。后来极有原则的翁总上台,本想改革,清洗国内6百万华人对其党印象极差的污迹,无奈,这世上奸人当道,小人势强,一个行正义的阿头也敌不过大众情人,这就是人在江湖,理想靠边的现实。

    有卖华党的存在,更不利华人,这可谓是天下最吊诡的事!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