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5日星期五

千年妖蛇不死身,权术银弹助还魂


看到巴都沙比的补选成绩很伤心,终于相信权术与银弹可以轻易把张三李四送上开往国会的列车厢,从此后,开国会休息时,就有人为大家弹钢琴舒缓情绪了。

国阵再度胜出本来就在预料中,大家只是希望反对党可以把它获得的多数得票率大幅度缩小,使它赢得不这么体面。起初被普遍看好可以与国阵匹敌的沙巴进步党(SAPP),竟然不堪一击!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的得票还不及两度坠海的公正党候选人安沙里的多,这可谓是本州政治评论家跌的又一次最贵重眼镜,相信也是杨氏从政之途最黑的一天!

沙巴进步党的实力去到哪儿,在这场补选中已经被窥探一清,这位“沙巴客家叶问”的御驾亲征是否打错了算盘?他的信心还能不能保持像既往般的笃定?你我也很想知道。曾扬言要在下届全国大选竞逐全部州议席选区的老杨,现在看来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从新部署应对的策略了。

本次的补选只有61.47%的投票率,比两年前308全国大选时来得低的投票率,也是造成国阵得票率大幅度拉开对手的原因。许多合格的华裔选民都放弃前往投票,显然担心自己投选反对党后,若国阵胜出会对他们秋后算帐。

位置处于本州东海岸的山打根,在人民党执政的上世纪80年代,曾于数次的国会选举中大力支持民主行动党胜出。行动党当年的州主席冯杰荣,就盘踞在根城的国会选区达数十年之久。使当时脾气很不好的首席部长拿督哈里士暴跳如雷,懊恼不已,并引发他后来对山打根选民采取一系列报复的惩罚行动,如制水限电和拖延发展,直到暴政下台后,该区人民的日子才稍微好过一些。是不是见过鬼怕黑的心态,使华裔以后都选择沉默,变成了与选举投票站绝缘的物体呢?果如此,那就太不幸了!

不管这场补选的过程有没有道义可言,胜利的一方终归是胜利,挑战失败的一方明显失败了,总不能把胜利者的成绩抢过来当成是自己的胜利品。非国阵支持者看了很无奈,因为三脚石又再次沉沦于魔窟了。当然了,作为胜方的并不这么看,他们对国阵还抱有很强烈的幻想,企盼国阵在选举的硝烟散去后,认真地发展三脚石区,不要又再食言。同时也是考验这位临危受命被抬出来的国会女新贵的开始,能不能确切地执行国会议员的义务,造福当地的百姓,惠民的学问恐怕不比教导弹钢琴容易。

与本州巴都沙比同日进行补选的吉兰丹加腊士(Galas)选区,最后亦传来回教党守土失败的坏消息,意即国阵在这两场的补选中均告捷。而我们也看到一个事实,真正对国阵反感的全国人民,乃以华族占了多数,不喜欢国阵的友族其实并不多。一个对某族可能引起强烈情感的课题,对另一族却可能是完全无关痛痒的。比如州的自主权、赵明福疑案、贪腐问题、民主与司法公正的追求,在友族的眼里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应该争取的紧迫课题?如果真是这样,国阵便很有可能执政到世界末日,也不会有任何政党可以与之匹敌了,如美国般的两线制互相制衡的局面将永不可能会出现。

政治人物的声誉不佳,也令选民裹足不前,不愿意投票支持他们。喜欢从政的政客们都不会是什么慈眉善目者,“不坏不从政”——这就是人们给政客们的评语。因为政治是最肮脏的东西,愿意淌这潭浑水的,哪会是爱干净的人?这样的论述其实也不囿于我国,放诸全世界皆能准。我们选民实际上是在两个或三四个政客里,挑选一个比较不肮脏的出来而已。刚涉政的会干净一点,中选了进入这政治大染缸染一染或泡一泡后,跳出来又是一丘之貉了!

因此,不能说民联在全国选举中胜出执政了,就会比前朝好。实际上,好也是初期的,执政久了,狐狸尾巴还是会露出来。只不过,让一个在我国执政了超过半个世纪的政党下一下台,是非常有必要,也是好事。对百姓来说,是为它进行一次纠正的教育课程,以免它飞扬跋扈久了,娇态滋生,不懂韬光养晦的道理!

作为州人,我以巴都沙比的补选成绩为耻。一条用权术与银弹来打造的登往国会之阶梯,还会被使用来搬运这里的有限资源回去,以填补中央为这场补选垫付的费用,我们实际并没有获得任何好处!

备注:三脚石三个人争一件玩具,国阵代表曾道玲,沙巴进步党代表杨德利,民联代表安沙里。争夺的结果,冠军:国阵代表(9773),亚军:民联代表(3414),季军:沙巴进步党代表(2031)。多数票:6359张,废票:372张,总投票数:1万5590张,邮寄选票:1014张。

6 条评论:

  1. 本以为杨德利会胜了这场补选,可惜,还是败北了。

    回复删除
  2. 有时真的很无奈,与暴政对抗,换来的却是失望,也许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不忍心做坏事的都等天诛地灭吧。很难想象以后的世界是怎样,对我后代的爱,就是不留后代在这个世界受苦。

    回复删除
  3. 总投票数应该是:15,590 非15,774??

    回复删除
  4. 不要气馁, 只要我们华人一直维持华人票支持率, 总有一天友族反风起时就会发生作用。 这个旧时代政权太多包袱了,是不可能大改革了。唯有重新洗牌,马来西亚才有希望。

    回复删除
  5. 沈兴兄,
    早啊!
    对呀,选前全部看好老杨即使不能胜出,也可以轻松垫国阵之后的,哪知道。。。。。阴沟里翻船了。


    大佬,
    早呀!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确是我国的政治现实写照。
    哈哈!别气馁,你若有儿女,说不定到了他们的年代可以拿下国阵呢?别相信国阵会执政到世界末日,等某些族群进化后,可能情形就不一样了!


    St.Chang,
    早安!您好!
    哦,是吗?
    总投票数据是取自本地报纸的,周五那天匆匆取来发布,没有认真去计算,现在算过果然觉得不对。
    待我找到正确的数据再作更正,谢谢您提醒!


    Fair仔,
    早安!您好!
    只要有巫统在的一天,都会过度强调种族与金钱政治,因为作为种族性的政党,他们必须靠这两样法宝吃糊,您瞧那个曾在位22年的老不死,到现在还在为他的种族极端思想辩护,说白马非马。
    友族就是被这个烂政党惯坏的,要令他们改变思维,必须让他们相信其他族群并没有如巫统强调的在蚕食他们的利益,反而是巫统在蚕食他族的利益以及偷盗国家资源。
    一个种族关系走到这个地步的国家,不容易出现中庸政治。可笑的是,政府还在宣扬说外国羡慕我们的种族和谐,向我们取经,这简直就是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ninie,
    早啊!
    唉!伤心。。。。
    无语问苍天!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