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0日星期三

蝴 蝶 (4)

母亲大喊了一声,就昏厥过去了。喊叫声惊动了正在楼下看早报的父亲,一手撒了报纸,第一时间冲上楼来看个究竟!父亲看了也震惊莫名,呆立在那里,忘了要如何应对。良久才恢复意识,他把妻子搀扶起来,两人怀着惊愕与悲伤莫名的心,一瘸一拐地走下楼去,父亲用不停颤抖着的手指拨通了警局的电话,召来警察。

那个容貌长得不比阎王英俊的警官下车时,被安全带拌了一下,差点摔了个饿狗吃屎。他率领两个黑白助手——一个像牛头,一个像马面的;像马面的那个还扎了条马尾辫,手里拿着放大镜。三人迅速进入屋里,登上二楼的房间一看,也都看傻了眼!

“这……不是我最爱吃的鱼肉贡丸还没有煮熟时的模样吗?只不过,这是超大型的呀!”警官心里在暗暗哆嗦着。他吩咐两个助手用放大镜寻找蛛丝马迹,仔细取证,自己则转身下楼去扮某报记者,作状采访屋主:“你确定那个大鱼肉贡丸……啊不……那圆浑浑的东西是你儿子变的?”

“那是我儿子的房间,他昨晚一整夜没出去,我……我确信那是他变的无疑!”屋主老泪纵横激动地说:“最近他身上长着一颗会快速增大的肉瘤,他就是被那肉瘤包裹缠绕着吞噬掉的!”

“你看过《异形》这部电影吗?”警官突然迸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看过……”屋主呜咽着答:“这有什么干系吗?”

“没有,看来不是异形干的。这不属于刑事案,我们也帮不了你。”警官摊开双手耸了耸肩作无奈状:“你应该向医院求助,他们可以解剖它,搞明白你的儿子有没有犯顽皮自己藏匿在里面。”

这屋主此时才如梦初醒,急忙用仍然不停颤抖着的手指拨通了医院的电话,要求派救护车飞速赶来。长相不比阎王英俊的警官,则向两个还在二楼磨蹭的黑白助手打了个撤退的手势,拍拍屁股准备走人。临上警车前,他回头看了看这屋子的二楼自语:“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然后像演戏那样,故作潇洒地摇了摇头表示无奈状,才钻进车厢里,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本来,一个故事中的主角不在了,也就没有故事可说了。还没听说过有哪个故事的主角没了,故事却可以延伸几十篇不完的,因为他家的猫狗终究没资格上位当主角的呀。我现在要说的是故事的尾声,所以并没有违例嘛!

话说,这圆肉球被送去医院完成了基本的体检后,就被推往解剖室。院方郑重其事地派了一男一女两个资深解剖医生来,女爵叫菩缇,男绅叫明镜,由他们俩操刀对这个奇特的肉球进行解剖。菩缇忘记了要先给肉球注射麻醉剂,明镜忘记了要预先准备好备用的血浆,两人也同时忘记了祈祷刀开得胜,就迫不及待地将锋利的解剖刀直接刺入肉球里,像切生日蛋糕那样容易,熟练地竖直往下拉,却是不见有类似血的液态物流出。

当圆肉球被深入切开了一个缺口后,一堆青色的蠕动物体流淌出来了,现场的人看得清楚,这些不就是蝴蝶的幼虫么?那么,这个所谓的圆肉球就是牠们的蛹了!

两个见惯世面的资深解剖医生假作镇定,不愿配合眼前的怪异景象吓跑。他们合力把蛹掰开来,里面除了让人看后会起疙瘩的千万条在蠕动的蝴蝶幼虫,并没有发现人类的骨骸之类,这个圆肉球到底是不是“他”变的呢?令人疑惑!

还记得有位和他们一起去露营,在山体崩塌遭掩埋的营地中,侥幸逃过一劫的朋友嘉文吗?不记得?不要紧,他只是本故事的小角色,仅存在于口头叙述中,并不是正式签约的演员,不记得是正常的,记得才是不正常。他自从灾难发生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既没有在三个好朋友的葬礼上出现,也没有和这位据说变成鱼肉贡丸的朋友联系过。通常,这种不起眼的人会有嫌疑,可能整个事件是他在背后主导的也说不定!

不过很遗憾,嘉文也消失在空气中了,连我这个作者也找不到他。他的家人已向警方投报过人口失踪,并在浩瀚的网络大洋中启动人肉搜寻机器,天涯海角在寻找他!原来自那日逃出生天,他奔下山向最靠近的警署寻求协助过后,并没有回到家里,而是凭空消失了。也就是说,迄今的尾声为止,五个一起去露营的好朋友,三个是证实死了,因为有看见尸体,其他两个人则属于无故消失。

现在也有网上的流言说,那只跟踪人的绚丽蝴蝶,其实就是嘉文变的,不过没法获得证实;再说了,这么大的一个人,怎样缩小成一只不及巴掌大的蝴蝶呢?唔?要怎么来证实?想象力丰富的网友缩变给我看看!

我正要搁笔上床休息的当儿,医院传来最新消息说,从那个巨硕的蝶蛹抽样检测到的蝴蝶幼虫DNA里,显示存在与人类排列秩序相似的DNA,不排除他的确是被那个肿瘤吞噬掉,融合成为了这些幼虫的维生物质!那么,死亡人数得更正为四人了,一人仍常态失踪。

蝴蝶,可以是美丽的化身,也能颠覆成恶魔的代言人,就看你怎样去诠释牠了。晚安,贝比!

“等等!等等……先别上床睡觉!请问什么叫……‘常态失踪’?”

就是他本来就属于失踪之列,现在还是继续处于失踪的正常状态中咯!咦?这词不是这样应用的吗?问得好生奇怪哟!^_^

(续完)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之处,应是蝶魔作怪,不信去问撒旦**

8 条评论:

  1. 有點無厘頭!不行,把結局改了吧!山兄,你是不是被“新女主人”灌了迷湯,有點不清醒了?我想“常態失踪”的應該是你吧!你的文筆一反常態,有點不對勁哦。

    回复删除
  2. 大佬,
    这四字是灵异故事的本质,抓破头皮也难寻原因。

    玉燕,
    哈哈。。。。看了3篇紧绷的,还是要看回一篇轻松的,才调和。
    没错,这篇是倾向于无厘头的写法,用的是我喜欢的一贯搞笑笔调,我其实比较喜欢在文章里添加搞笑的元素,这样读来会轻松,所以,我不喜欢读正经八百的文章,觉得太闷了。
    当然,在纯文学的文章上,我是不添加搞笑笔调的,只在有故事性的创作文章里添加。
    写这篇结尾时,我想到了那次自己的办公室被鼠辈光顾后,看到那些吃屎屙饭的笨警,所以在笔下就拿他们来幽一默了。
    写解剖医生的时候,想到了替赵明福验尸的泰国法医菩缇,她后来向恶势力低头改口供,我在此也一并幽她一默了。
    改结局?不好了,这结局我觉得几好,就定性为这样吧。因为写了几天,我也有点厌倦了,不打算在这故事上再谋杀脑细胞了。
    被女主人灌了迷汤?呵呵呵。。。
    怎么说呢?。。。女主人是头号美女,只看不吃饭也能饱,秀色可餐呀!美得让我不舍得去自杀了,她令我感觉到有活着的价值,虽然我清楚自己也追不到她来当老婆,不过,这样看看也很满足。
    嘻嘻~~~~色色~~~

    回复删除
  3. 很诡异,很悬疑,还留下无限遐思谜团给读者。。。

    老外导演一贯的作风;是不是留条“后路”给自己啊?哈哈。。。

    山城客想吊起来卖了?

    回复删除
  4. cindy,
    难说。
    哪天兴致来了,可能还有5、6、7、8.。。。
    那个嘉文常态失踪,未必就是死了,可以用他来借题发挥。^_^

    回复删除
  5. 可以知道哪位美女主人是谁吗?

    (镜花水月不可及,还是实际一点,随便找你隔壁的阿花吧!听我的准没错。哈哈。。。)

    回复删除
  6. cindy,
    早!
    错了!正是因为我身边没有一个绊着,我才可以如此写意地放美眉的照片上自己的博,看腻了又可以再换过一个。

    不是实际不实际的问题,我没有找真正女主人的打算,要找我在20年前就有了!

    是各人的想法不同,我不是人家有我也要有的那种,我们在这方面的想法是有异的。

    所以,就像尊重风俗习惯的不同,大家也应尊重彼此对家庭或婚姻的看法,ok?^^

    回复删除
  7. 山城客,下次不敢了,大人大量请原谅。。。:(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