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4日星期四

导盲之手 (1)


——农历七月应节鬼故事——

工业意外对厂房员工的威胁无处不在,笔者在宝岛逗留期间,就曾经目睹了几起有关当地厂房员工遭遇工业意外的不幸事故,轻者被机器轧伤手脚肌肤,重者把性命也赔上了。

36岁的裴高,在一家颇具规模的工厂上班,现职为加工部门主管。这天,他协助下属维修一台机器时,眼睛被机器内的少量化学液体溅射灼伤,一阵剧痛从双眼传来,顿感天旋地转,同事们见状,马上将他送去医院接受治疗。

次日醒来后,他发现自己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情急之下,他用右手触摸眼睛,才明白自己的双眼被医疗药布缠着。然后,立刻有一只手去把他摸眼睛的手强行拉下来,接着便传来他姐的声音道:“别去摸眼睛,护士已经清洗过给敷了药。幸好不是伤得很严重,医生说一个月后就能痊愈了。”

“一个月?”他面露难色道:“我这个月的全勤奖泡汤啦!”

他姐说:“你还是不要去记挂什么全勤奖吧,眼下休息才是要紧,难道非得失明你才甘心啊?!”

那也是,谁会希望自己失明呢?天生的失明还好,反正一出世就不曾见过花花世界的色彩;要是在几十岁以后才遭遇失明的噩运,那惯见的花花世界从此消失了,无疑是人生最悲凉的事。

但是,现在双眼被药布缠着,也等同短暂失明了。医院毕竟不是自己熟悉的环境,要上厕所时,需按床头的电铃键,召唤护士来引导他才可以上厕所。

一个星期后,医生终于批准他出院回家疗养了,并吩咐他每个星期回去医院一趟,给医生复诊换药和观察病况的复原进展。在医院的这一个星期来,一天到晚犹如生活在黑漆漆的陌生世界里,争不如回到家里的环境熟悉,不用眼睛看也知道厕所在哪里,睡房是哪儿。

姐姐与姐夫一早就在医院替他办理着出院手续。办完后,姐夫来到他的病床前,用右手牵着他的的左手,一步一步引导他来到电梯口,搭乘电梯下去3楼停车场,然后坐车回家。

回到家,他凭着脑海的记忆,用手触摸屋里的家具和物件,辨认出自己的睡房位置来。姐姐与姐夫每天出门上班以及小外甥清儿上学之后,家里就只剩下他一个赋闲之人了;除了躺在床上睡觉或休息,其他什么事也不能做,使他第一次体会“闷到发慌”的感受。所以,有时候他就在家里摸索着到处转转来打发时间,直到中午姐姐从外面打包食物回来给他吃,才让他再度听到了人声。

虽然,家里的环境他是挺熟悉的,不过,有时候要把个别的小物件取来或收好,却还是很具挑战性的。比如,刷牙后,想将牙刷放进漱口杯里,就老插不准。,经常因为插偏了,自己还以为牙刷已经进去漱口杯里,就松开手指,结果牙刷顺势掉到地上去了,只好又俯身去地上摸索着寻找回来。

回家后的第4天,是他最好睡的一夜,一直睡到早上10点才起床。起来后,他摸索到盥洗室洗脸刷牙,完事照旧把牙刷往自己记忆里的漱口杯置放处插,可插了好几次,却是没插入。无奈下,他摇了摇头,决定先用手去把漱口杯抓牢固定起来。可是很奇怪,漱口杯竟然不在原来的位置,摸遍了整个盥洗盆也没有它的踪迹。

刚才他从杯中拿出牙刷时,还听见牙刷的柄敲击了一下漱口杯玻璃边缘的清脆声音,怎么现在却是凭空消失了呢?他开始急了,想把包缠着双眼的药布给扯下来,看个究竟。但是,眼疾尚未愈,这种可能会令伤患处造成二次伤害的举动,可大可小,搞不好就真的要永世失明了,最后他还是忍了下来。

然而,此时他的右手方向却被东西碰了一下,他凭感觉知道是漱口的杯子。但是……右手边是活动的空间呀,杯子如果在那个方向出现,应该就是悬浮在那里了!

他试探把还握在手里的牙刷插进去看看,果然听见一声清脆的牙刷柄敲击漱口杯玻璃的声音!然后,他想用手去抓那个似乎悬浮着的漱口杯,可却没在了,当他重新摸索漱口杯原来的置放处时,怪哉,漱口杯却有了!

这件事情让他伤脑筋了一个上午,搞得他百思不解。如果说小外甥今天没有去上课,在家里静静不发出声音来,故意装神弄鬼来戏弄自己吧,那是有可能的。又或者吧,他姐替他请来一个慈济的义工,帮忙照顾眼睛不方便的他?不过,要是真有个义工在,他为何不开口说话呢?

(待续)

6 条评论:

  1. 哎呀,吊人胃口啊?快点写鬼大哥鬼大姐的顽皮趣事啦!

    回复删除
  2. Ninie,
    下午好!

    是担心一次贴完会太长了,网友没有耐心看,所以就分两次贴。
    后面的明天贴出来,先消化前一段吧,呵呵。

    回复删除
  3. Fair仔,
    早安!

    谢谢观赏,完结篇已经上贴了,希望你满意。^^

    回复删除
  4. 大佬,
    早安!

    是的,我一般都是写上下集的,只有《蝴蝶》是一口气写了4集。

    故事太长的话,会有沉闷感,我写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所以就以两集为限了。

    回复删除